逆转的命运?长沙精神分裂症患者吴女士的康复

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

  家住湖南长沙市的吴女士,今年31岁,未婚,从小在家很受母亲宠爱,衣服都不舍得让她洗,但父亲对她很严厉,如果她表现不好,会批评呵斥她,甚至还会动手打她。大学法律专业毕业的她,本该有美好前程的她,却在遭遇几次恋爱和工作的挫折后,命运发生了大逆转。

逆转的命运?长沙精神分裂症患者吴女士的康复之路

  恋爱、工作屡屡受挫成为她挥之不去的阴影

  事情追溯到小吴上大学的时候,有一个男同学追她,但是她对人家不理睬,后来这名男同学生病去医院,认识了一个护士,两人很快就好上了,从此她就对护士很有看法。此后不久,她去学车,又遇到一个男孩追她,但是由于她感觉学车很紧张,所以,也没同意,结果后来男孩选择了别的女孩。大学毕业后,家人托关系让她在法院实习,期间她与一个小伙谈恋爱,但那小伙在追她的同时,还交往了其他女孩,并且让那女孩怀了孕,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,直到后来别人告诉她才知道。这些恋爱经历,让她很是接受不了,从此她对医生护士很排斥,感觉男人都不能信任,就不想找对象了。

  在实习期间,她又与同事发生矛盾动手打了起来,几次的恋爱失败,再加上工作中遇到的挫折,成为她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三年前,她行为怪异,抓起妈妈的头往墙上撞

  三年前的一天,她出现入睡困难,常彻夜不眠,没食欲,脾气变得暴躁,一句话不顺心就打骂家人,经常自笑,老吐唾沫,行为怪异,有一天,把家里鱼缸里的鱼煮熟扔掉,突然抓起妈妈的头往墙上撞,经常无缘无故把睡得正熟的母亲一巴掌打醒,怒斥母亲刚才“咋呼什么”;敏感多疑,每次吃饭都让家人先吃然后她再吃;在外走路时,总感觉周围人都看自己,有人说话就感觉是在议论自己;胡言乱语,突然不认识家人,感觉周围人和环境都变得陌生了,无缘无故说有人来害自己,旁边有人聚集就说是来打自己的;常常突然对父母说“你怎么不去死,你就是作死”,“哪个国家打起来了”,“猴子都死绝了”,“中国没人了”等让人听不明白的话;经常凭空听到有声音在耳边吵得难受;孤僻懒散,不出门,不活动,见了熟人也不搭理,家务和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不干,不知关心家人,家人关心也不能体会,对家人态度冷漠。

  初次治疗病情好转,随后几年多处求医但病情却不稳定

  家人一看,知道她是精神方面出问题了,赶紧带她到当地医院治疗,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小吴的病情基本好转。但是,一段时间后由于她没有持续服药维持治疗,所以,不久又重新发病。于是,随后几年中,家人又带她奔波于各地医院治疗,但一直病情不稳定,时常复发,去找工作也会因各种问题而干不了多长时间。

  两月前病情加重,怀疑饭菜里有毒、说话语无伦次

  两个月前,小吴病情加重,天天睡不好觉,饮食差,二便不规律,焦虑心烦、孤僻懒散、自感头痛、经常吐口水、和母亲整天打架;无缘无故说有人来害自己,认为饭菜里被人下毒了,买的东西让家人试吃安全后才吃;旁边有人聚集就说是来打自己的,突然不认识家人,感觉周围人和环境都很怪异;经常凭空听到有声音在耳边吵得难受,说话语无伦次,说自己生活在美国,有时差;凭空说看到公交车上有小学生在谈恋爱没人管,在家无理取闹。

  家人一看愁坏了,真是想不出到哪给她治病了,恰好有亲戚说,老家有得这种病的人,在长沙长峰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就好了,不如带她去长峰看看。家人就赶紧带着小吴来到长沙长峰医院。

  在长峰治疗一个月,小吴康复出院

  入住医院后,经过医生仔细问诊和检查,发现她存在关系妄想、有感知综合障碍、情感反应平淡,意志活动缺乏,无自知力,小吴被确诊为患有“精神分裂症”,医院专家决定采用“N+1-脑神经多维平衡再生体系”为其进行系统治疗。

  治疗到一个月,原来焦虑心烦、孤僻懒散、自感头痛、经常吐口水、被害妄想,幻听等症状全部消失,小吴康复出院。

X
在线咨询 预约挂号 预约医生 免费回电
咨询长沙长峰医院精神科